“9月1日開始,私家車6年內都不用年檢啦!”
  伴隨公安部、國家質檢總局今天發佈的《關於加強和改進機動車檢驗工作的意見》,這個消息在有車族中間炸開了鍋,引來一片叫好聲。
  《意見》包括加快檢驗機構審批建設、試行私家車6年內免檢等18條改革措施,將給機動車檢測帶來諸多新變化。
  車輛年檢,俗稱“驗車”,是每輛車都需要通過的一道“體檢”關。但長期以來,流程麻煩等抱怨聲從未斷過。久而久之,就催生了一項新的“職業”——“車蟲”。這應了老北京的一句俗話,人要是精,成不了龍,也得成個“蟲”。
  “沒事兒,肯定包過!”“車蟲”們嘴上掛著這樣的口頭禪,在驗車場內四處活動著尋找“商機”,一些存在尾氣不達標、剎車不靈等問題的“病車”,也被順利送過了關。
  近日,中國青年報記者前往北京一家機動車檢測場,探訪驗車場“車蟲”背後的生意經。
  “您放心,肯定一次過!”
  下午上班時間剛過10分鐘,北京某機動車檢測場外就已排起了近百米的長隊。
  “不要輕信他人的欺騙,如有所謂的代辦人員侵害您的個人利益,請留存好相關證據,並及時報警……”
  女廣播員嚴肅的聲音不時從廣播中傳出。紅色的橫幅掛滿每個業務大廳,上面寫著各類謹防“車蟲”詐騙的警示語。檢測場內,也隨處可見提醒車主不要將車交予陌生人代檢的告示。
  但即便如此,還是有不少“車蟲”在活動著。
  長長的車隊中,一名身著白色T恤的瘦高男子吸引了中國青年報記者註意。他沒有穿驗車人員的工作服,也沒有開車來驗車,而是不停地在等待檢測的車輛間來回穿梭,時不時跟一些車主聊上兩句。看到有新來的車輛駛入時,還會主動迎上去跟車主攀談。
  這就是一名“車蟲”。他告訴記者,自己什麼項目都能代驗,只需在基本驗車費上額外加點錢。
  一般的車檢,包括查違章、尾氣檢測、外觀檢測、上線檢測四大部分,其中,尾氣檢測是最容易被“卡住”的環節。新車幾乎都沒什麼問題,但對於需要一年一檢的老車來說,這項檢查就成了難事。
  即便是尾氣可能不達標,這位“車蟲”仍然斬釘截鐵地說,“您放心,肯定一次過!”
  “我在這兒都做了好幾年了,對這兒熟得很,肯定會讓你過的。”該男子說。記者註意到,空閑時,這名男子就和工作人員站在一起聊天,確實不像初識的樣子。
  據北京市環保局4月16日公佈的北京市PM2.5來源解析,本地污染原因中,機動車所占比例最大,達31.1%。但部分尾氣不達標的車輛,在“車蟲”的運作下,順利通過年檢上了路。
  此外,還有一些剎車等零件有問題的車輛,也在“車蟲”的幫助下通過年檢,無疑埋下了安全隱患。
  就在記者站在業務大廳旁20分鐘的功夫,有兩名“車蟲”主動上前來搭話,問記者是不是在找代驗。並稱找他們代驗也就多花個百八十塊錢,“又快又省事兒!”
  確實有不少車主選擇這種“省事兒”的方法,王先生就是其中一位。
  前來驗車的王先生將車停下後,便在現場招呼來一個人,聊了一會兒後,此人就從王先生手中接過材料、證件,進了業務大廳,王先生則又坐回車裡。
  王先生說,自己驗也能過,但因為流程繁瑣、又不熟悉,於是選擇代驗。“把車交給他們,不出半小時就給你搞定了,省事兒。”
  但並不是所有找“車蟲”幫忙的車主都能順利過關,遭遇“騙子車蟲”的車主也不在少數。
  李忠(化名)就在網上吐槽自己的受騙經歷。驗車前一天,他聯繫了一個“車蟲”,確定了代驗價格,但第二天,“車蟲”就以尾氣不合格等各種理由加價,最後不歡而散。事後,李忠自己開車去檢,結果沒發現任何問題,直接通過。
  李忠的“車蟲”是在網上找的,除了在驗車場拉現活兒,網絡也是“車蟲”們拓寬市場的一個渠道。
  中國青年報記者以“北京驗車代辦”為關鍵詞在百度上搜索,第一頁出現的18條信息全是充斥著“包過”、“快捷”等字眼的相關廣告。隨機點開一家公司的網頁,涉及驗車多項業務,並承諾“服務於疑難驗車,改裝車驗車,燒機油驗車,一切不好驗的車!”
  而針對尾氣檢測這項最容易被卡住的環節,不少公司的廣告會直接寫明:提供尾氣檢測包過服務。有的“車蟲”甚至自稱,能在多個驗車場“開展業務”,並視車輛的具體問題,有針對性地安排驗車場。
  “車蟲”為何如此神通廣大
  “車蟲”為何能如此神通廣大?一東部某省驗車場的工作人員張女士向記者道明瞭真相。
  張女士在驗車場工作近9年,深諳“車蟲”的生財之道。她說,往往是一些老車、舊車的車主,會主動找“車蟲”代驗。
  “這種車的尾氣、剎車,多少都會有些毛病,如反覆檢修,花的錢少則幾百,多則上千。但如果找‘車蟲’,花的錢少,還省事兒,車主自然會主動送上門。”
  那麼,“車蟲”為何如此神通廣大,能夠讓不合格的車輛通過檢驗?
  “這算是我們行業內部的‘潛規則’了。”張女士直言,“你想啊,要通過檢驗,沒有內部的人配合,怎麼行得通?所以,私底下,‘車蟲’會先跟我們驗車場的內部人員混熟。”
  張女士說,一來二去,“車蟲”就和工作人員達成默契,你給我辦事,我給你報酬。有了內部的“熟人”,“車蟲”行事就方便許多。
  “我們驗車場周圍,每天都會有那麼幾個人,拎著挎包四處轉悠,既不是工作人員,也不像是來驗車的,他們就是蹲點的‘車蟲’。”
  張女士說,當車主找上門時,“車蟲”會先根據車子本身存在的問題大小,來和車主討價還價。
  “比如一些類似於外觀、燈光這些小毛病,只需在正常檢測費用的基礎上,額外支付給他們50元左右就可以了。但像尾氣不達標這種嚴重點的,花個幾百塊,他們也照樣能給你解決了。”
  張女士說,車主將錢交給“車蟲”後,接下來的一系列流程都由“車蟲”操辦。
  “他們會自己開車進驗車場,在正式驗車前,先找驗車人員,也就是‘車蟲’的‘熟人’,把車的毛病都交代清楚,讓驗車人員在檢驗這些項目時多加‘照顧’。”
  張女士說,作為專業人士的他們,只需動一動手腳,就可以讓檢測儀器檢驗不出車輛存在的問題。順利過關後,雙方再協商分配佣金。
  “經驗豐富的‘車蟲’,一個月賺個四五千元不成問題,所以很多人都專門做這個。我認識的一個‘車蟲’,做這行3年了,被抓過好多次,還是一次又一次地‘死灰復燃’。”
  張女士說,驗車場內部對這種現象也是心知肚明,領導往往睜隻眼、閉隻眼。
  而另一名熟悉此行當的人也向記者介紹,除了張女士說的這類靠和驗車場工作人員熟識來賺錢的“車蟲”,還有一類屬於同驗車場“默契合作”的委托代理,他們為驗車場提供一定數量的車源,從中掙錢。
  車主需求助長“車蟲”泛濫?
  然而,中國青年報記者探訪的檢測場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,卻極力撇清工作人員與“車蟲”的關係,稱“車蟲”不過是打著“有人”的旗號行騙。
  “‘蟲子’這種東西哪裡都有,醫院還有幫人排隊掛號的‘蟲子’呢,‘車蟲’同樣也一直都存在。”該驗車場負責人說,很多車輛本身很新,車主自己驗也能通過,但他們依賴“車蟲”,所以才屢禁不止。
  該負責人介紹說,他們主要通過張貼告示、廣播等方式來打擊“車蟲”,但取得的效果並不明顯。“有時候馬路邊上就能看到這些‘蟲’,但拿他們也沒辦法,這個現象的治理,還得靠有關部門來解決”。
  檢車場內的一位駐場民警也吐露了這種無奈。
  “抓人得抓現行,得有交易的過程。”這位民警說,“沒辦法,只能是看到了就往外轟。”
  “問題的關鍵是沒有相關法律的約束,沒有法律製裁。很多‘車蟲’被舉報之後,無非是拘留一段時間,出來後還是照樣做生意。”言語中,前述驗車場負責人流露出無奈。 “主要是車主也有這個需求。你想,如果車主不配合,‘車蟲’不也就沒有生意做了嗎?”
  本報北京5月16日電  (原標題:驗車場“車蟲”們的生意經)
創作者介紹

Collar

hp35hprc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